《女性瘾者》:让我们来不美观赏一下那张淫床


  原题目:《女性瘾者》:让我们来不美观赏一下那张淫床

  

  “让我们来不美观赏一下那张淫床。”乌玛·瑟曼饰演的H夫人在小三的卧室里如是说。她沉着地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上床沿,试了试床垫的弹性。就仿佛这是在宜家家居。“这就是你爸偷情的中央,”H夫人对一旁呆若木鸡的两个孩子说道,“仔细看看吧,以后你们做心思治疗时或许有效。”

  这 大年夜约是片子史上最荒谬的一场捉奸现场戏。论情节,颇像伍迪·艾伦片子里的角色在咖啡馆里唾沫横飞、如火如荼讲出的段子。但这是拉斯·冯·提尔, “反高潮”的巨匠。他把这一幕拍得冷感而蠢笨,仿佛情绪已从人物躯壳里尽数流走,只剩理性来归结这难堪的情境。有股反讽的气息劈面而来。在《女性瘾者》 里,反讽是一种基调,是这个否则会黑暗到梗塞的故事里不时吹来的清风。作为“掉望三部曲”的终结篇,《女性瘾者》在外表上不像《反基督者》或《愁闷症》那 样黑暗,却在骨子里越发掉望。

  从某种意义上说,《女性瘾者》从头至尾都是床上戏——法国女演员夏洛特·甘斯布饰演的女性瘾者Joe,在床 上,向瑞典男演员斯特兰·斯卡斯加德饰演 的无性欲高龄处男Seligman讲了整整一夜故事,稀释了Joe从童年时代直至现时的毕生。这个讲故事的元叙事框架设置得很是精巧:当Joe讲述她的性 经用时,Seligman不单是一名听众,而且是一个评论者——片子由此取得了一个新的维度。

  Seligman的评论仿佛内置于片子里的 评论音轨:他不只如局外人(或不美观众)般评说Joe的故事,有时也打断、引诱、延宕Joe的叙事。因为 Seligman自称是一个“没有性欲的、只看过一些关于性的著作的处男”,关于Joe的性爱故事没法感同身受;所以他既不作品德层面的评断,又缺少情绪 的维度,而代以一种兼有清教徒气息和常识分子学究气的切题来解构Joe的性爱故事。Joe为了放弃处女之身与机车少年J做爱,前面3次、前面5次抽插后便 搪塞了事;Seligman对此评论道:3和5构成了一个费波那契数列。而当Joe与石友在火车上比赛谁能弄到的汉子多时,Seligman又拿出一套钓 鱼实际,作为隐喻的蒙太奇。在第五章,Joe同时代做爱的三个汉子则被类比为巴赫复调音乐的三个声部。

  拉斯·冯·提尔由此以浸淫着冷滑稽 的反讽修建出一种间离后果:经过疏离、乃至切题的解读来消解情色——而这又构成了关于片子不美观众的、戏外的反讽。 《女性瘾者》固然有包罗性器官的表露镜头,有直白的性爱场景,却不以挑逗不美观众为诉求;它不是一部情色片子;或恰好相反,它是对情色片子的反讽——它让不美观众 像景点一样不美观赏那张空的淫床,而不是如平日的情色片子那样诱惑不美观众将自身代入、躺上那张淫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