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书院


  炽魂阁大殿,顾凌珣慵懒的靠在白虎椅子上,听着底下的人报告最近的情况,入边国已有月余,靖国皇帝已经放弃了对他的追杀,目标已经放在壮大靖国势利,除掉沈南潼这个心腹大患上面了。

  顾凌珣轻笑,是啊,他北夏皇室已然不存在,自己不过一个从小被圈养的金丝雀,能翻得起多大的风浪,可惜靖国皇帝太高估自己了,往往毁灭一个大国的都是那种看似不起眼的人物,比如沈南潼,比如他。

  予笙已经从靖国回来,与此同时,把他父皇,母妃,妹妹的骨灰一并带了回来,宛白的尸身在顾凌珣逃跑之后就被夜晚歌为了泄愤丢到了乱葬岗喂狼,纵使予笙翻遍了乱葬岗,也未曾寻回半点踪迹。

  顾凌珣将骨灰盅供奉在炽魂阁的最高处,带领全体杀手上了三柱高香,“父皇,母妃,是儿臣不孝,未能护的你们周全,老天不愿灭我北夏,让儿臣如今苟活于世上,我定要他靖国付出代价,还有沈南潼,儿臣定当碎尸万段。”

  他说的咬牙切齿,恨之入骨,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然后回到白虎椅子上做好,跟身边的飞鸢交代了几句,飞鸢派人去后堂抬了几个箱子出来,放在众人面前,打开,散发着满满光芒的金条映入眼帘。

  众人看到金条,眼神都有了微微的变化,顾凌珣看在眼里,一个飞身,已落到大殿中间,指着身后的金条,“炽魂阁一向都是北夏命脉,朝臣在前,你们在后,如今北夏不在,你们跟着我,我定不会亏待了你们,不仅如此,我还要炽魂阁跟着我建立新的北夏。”

  听到这话,众人沸腾,纷纷响应,一声声“复北夏,灭靖国”,喊的是振聋发聩,吩咐飞鸢把金条分下去,格外留出一箱给了予笙,“你替我寻回父皇母妃,这是我应该给你的,也是你享受的起的。”

  予笙有些惶恐,俯首行礼,“属下万万不敢当,这是予笙该做的。”顾凌珣拍拍他的肩膀,双手扶他起来,然后两个人碰了碰拳头,相视一笑,之间的隔阂感瞬间消退。

  众人拿到金条,纷纷行礼谢恩,顾凌珣一一将他们扶起,然后跃起,回到高位之上,“我北夏刚灭,而我尚且没有能力现在就与靖国对抗,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暗处削弱靖国的实力,关于这一点,你们有什么要说的么?”

  予笙从众人里面站出来,“回禀主人,予笙早年便开始在靖国生活,到如今已经在靖国朝堂混的也算是风生水起,予笙发现,现在的靖国朝堂分割很厉害,而主要的就是以夜晚歌为首的激进派和以夜洛阳为首的和平派。”

  顾凌珣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示意予笙继续说下去,予笙点头,然后继续说

相关内容